欢迎您访问黄梅网!

钉在圩堤上的老兵

 2020-11-05 11:02:25  3668  管理员

我是洋哥,海洋的洋。父亲给我名字取三点水的洋,估计就是希望遇水平安,张洋笑言。

张洋是防汛抗洪的老兵。1998年,哈尔滨发生150年不遇特大洪水,入伍不久的他就和战友们在松花江,用“钢铁长城,子弟兵铸就,危难之处显身手”的英雄气概谱写一曲威武雄壮的胜利凯歌。

1999年,张洋光荣退伍,现为下新镇副科级干部。不论在部队还是地方,他始终不忘初心,为党分忧、为群众谋福利。    

今年防汛工作启动,他第一时间带着大伙来到西隔堤和张湖圩,设立哨棚、安装电灯、巡堤查险、清草除障。

西隔堤下新段长1000米,张湖圩下新段1350米,张洋历年来每到汛期就日夜驻守在这里。

“针尖大的窟窿斗大的风,防守距离不长,但责任重大,我们一定要守好。”他像一颗钉子一样,把自己“钉”在了堤坝上。

每当夜幕降临,张洋就一手持哨棍,一手拿手电筒,仔细查看堤面堤角。“大家在大堤上奋战一天,不能让他们再熬夜,我来值夜班。”张洋说。   

根据防汛工作要求,圩堤坡面的杂草、树木必须彻底清除,不留死角。人手不够,机械不足,张洋自己带头先干。烈日下,张洋他们挥汗如雨,用斧子和油锯砍伐树木,用镰刀和锄头清除杂草和障碍物。

附近七个村组织人员上堤作业,张洋立刻划好责任段,带着一起干。作业中,张洋的手不慎割破了,他用毛巾包敷,简单处理后,又忍着痛继续工作。

“伐木要与地面平齐,除草要见土层”,张洋要求大家。对没有达到要求的单位和个人,他立马先做示范,要求重新返工。

“这是"恶"人,要求太严格了,不过想想都是为我们好,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”,看着一起割草装车,忙前忙后的张洋,村民们说。

自7月初以来,张洋的妻子因病住院,除那一天匆匆将妻子送到医院后,妻子一直也没看到他到医院来一次。

“有他和没有他一样”,妻子责怪他。7月17日,张洋大早来到医院看妻子,妻子高兴地说:“你知道我明天做手术,今天特地来陪我,我好开心!”

看着妻子一脸的幸福,张洋话到嘴边欲言又止,看着他的反常的表现以及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,妻子知道了丈夫的责任和担当,笑着说:“你快点去堤上吧,我没事。”

带着愧疚与不舍,张洋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当天夜里,在大堤上连续除草18个小时后,张洋累的站不起来。这是他在西隔堤驻守的第12天。

7月18日是妻子做手术的日子。张洋跟往常一样带着大伙一起在大堤上除草清障。利用中午吃饭的空隙,张洋给妻子拨打了微信视频电话,询问妻子的身体状况,妻子看着他黝黑的脸庞、布满血丝的双眼和虫咬的伤痕,叮嘱他,“家里和单位都离不开你,你一定要保护好身体,不要担心我,我没事……”

听着妻子宽慰的话语,这个七尺硬汉鼻子一阵酸,泪水在眼圈里打转,带着妻子的嘱托,他又奋战10个小时,终于高标准完成了任务。“下新的地段就是示范段”,上级领导说。

人们问张洋累不累时,他从容地说:“我要一直钉在这里,保护好大堤,只要人民群众满意,我就知足了……”


文章评论

表情

共 0 条评论,查看全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